在CD出道日雖然發了和也的MUSIC相關詞語解析,一直掛心著想再翻一篇嵐整體相關的文章聊表心意。

尋找素材的過程中原先想把剛到手的ONLY STAR翻出來,但發現篇幅偏長時間不夠(其實是懶癌發作),正好今天早上看到了這個關於Japonism的音樂專欄。不管是嵐面對音樂的態度,還有對整張專輯的定位與嵐的評價相當喜歡,所以花了點時間翻譯。

筆者是粉川しの,隨便谷歌了一下似乎是日本邦樂的音樂評論家。雖然潤潤和翔桑在TV雜的訪問中曾經提過他們並沒有要肩負日本這樣宏大的意識,但文中分析嵐音樂性的變化,從音樂評論家的觀點,看嵐被這樣盛讚,相當感動又驕傲XDDD 從第三者的角度,重新感受嵐的不多言說的努力和堅持,雖然文章不長卻相當滿足。

翻譯過程中加入為Japonism 巡迴諸事大吉祈福的心意,希望這個充滿挑戰的巡迴一切順利。

同樣因為裡面牽涉了些音樂用語而且原作者文筆頗好,路人且詞彙貧乏如茱蒂,若內文翻譯有誤請一定指教m(_ _)m

原文請點右邊:【コラム】嵐はなぜ新作『Japonism』で「日本」を背負ったのか?


====以下翻譯====

【專欄】嵐為何在新作品『Japonism』中被肩負了「日本」呢?

嵐的第14張專輯『Japonism』是從標題就一針見血以「日本」為主題概念的專輯。三味線或雅樂、祭典樂的銜接特色演奏隨處可見,布袋寅泰戲劇性充滿「和」氛圍的反覆樂句屢次出現,歌詞中飛舞著櫻花、武士、花鳥風月……等詞語。而且這並不僅是單純為了增加異國風味,而是得以流暢且親和的流行音樂相連所作的安排,真不愧是專家。比起其他,強烈感受到是嵐試圖從這張專輯具體提出明確專輯概念的態度。

從大膽採用電音(EDM)和bass music的前一作品『THE DIGITALIAN』(2014)到本次的作品,再往前追溯的話大概從『Popcorn』(2012)的專輯巡迴左右開始,覺得嵐再度變成「主動出擊」的團體了。不僅明確的指出音樂的方向性,毫不迷惘指向其所面對的未來的坦蕩,這樣強烈的意識能活在日本最popular(譯註:應該是雙關流行及受歡迎兩個意思所以保留原文)的人們的音樂中,我不禁覺得是件非常厲害的事。

不,與其說是「變成」「主動出擊」的團體,應該說嵐原先就是這樣的團體比較正確。例如,執著於FUNK、DISCO的『How’s it going?』(2003)一般,與高喊作為激進偶像奮起宣言的『ARASHIC』(2006)一般,他們在成為top idol的前宵,嵐在其另類音樂(alternative)的時代,是一邊摸索如何融合,脫離偶像的音樂人性質與比誰都更堅守偶像立場的心情,一路自己戰鬥走過來的團體啊。

但是之後,嵐名符其實地成為日本第一的團體,開始捲入主流的中心。經過10週年迎來了最初的頂點的2010年前後的專輯(『我所見的風景』、『Beautiful World』),現在重聽一次的話,能感覺是暫時將「主動出擊」放在一旁,聽來是目標「被接受」的專輯。

身為國民偶像竭盡各種可能做出最大公約數的作品。這也是另一個流行音樂的正道,記錄他們曾經所肩負的事物,或許是因為當時嵐的立場才得以有那樣的使命。比起成為嵐想成為的嵐,選擇成為被期望的嵐──我想他們確實有那樣的時代。

雖說如此,若說起所肩負事物的重量這張『Japonism』也毫不遜色。不論如何,因為不僅僅是音樂,在其中的是日本本身。其背景正因是在震災後持續支援災區的嵐才有足夠的說服力,再加上深層(因素)的看準了2020年國家的期待也在他們的肩上。現在,冠上「日本」之名得以如此從正面直接面對的藝人,恐怕在這國家只有嵐了。

不受這般沈重壓力所限,為何『Japonism』能夠成就如此通體舒暢,彷彿被跳躍的昂揚所包覆的專輯呢。單純地說,我想因為這才是他們想做的事情吧。因為在這張專輯裡有相信這才是嵐想成為的嵐的幸福。實際上,他們的合唱聽來如此優美、快活、毫不迷惘地透徹的專輯也相當久違了。

是的,雖然5人合唱的優美雖然不管何時都是嵐音樂中的關鍵,但這張專輯各團員的獨唱曲也超群地好。真的是5人5樣,放射狀延伸發散的5色再度合體成為無限&無敵的5人,能夠親眼見證這樣的偶像.嵐存在的奇蹟,也是這張專輯的醍醐味吧。(粉川shino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dy。茱蒂 的頭像
Judy。茱蒂

v(^_^)♥茱蒂的嵐碎念♥(^_^)v

Judy。茱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